语言文字

您现在的位置:易起论文网>> 论文>> 文学论文>> 语言文字>> 正文内容

马翠华“话又说回来”的分布及语篇、语用功能

“话又说回来”的分布及语篇、语用功能

中国传媒大学对外汉语教育学院 马翠华

论文发表联系QQ微信:8651658

摘  要

本文通过考察“话又说回来”的分布及语篇、语用功能,以此为一个试

验,来探索“说”类独立成分的研究。

关键词:“话又说回来”  分布  语篇功能  语用功能

“话又说回来”无论是在口语中还是在书面语中都是一个使用频率很高的独立成分。其他类似表现形式还有“话说回来”。不少学者都对其进行过探讨,但多数都是一笔带过或仅对某一方面进行研究。那么“话又说回来”到底有着怎样的分布及语篇、语用功能呢?这就是本文要分析和解决的问题。

一、“话又说回来”的分布

目前学者们大体上将独立成分的位置分成四类:句首、句中、句末和两句之间。结合“话又说回来”的具体情况,我们将其位置分为:句前、句中、句后和两句之间四种位置。通过观察预料库中所有用例,我们发现“话又说回来”有以下几种分布位置:

1句前。又可分为三小类:

A句首。例:

(1)何大爷,喷出一股浓浓的烟雾笑着说:“管他啥子尾巴不尾巴,我只晓得这附近的农民离不了这只渡船。 话又说回来 ,我七、八岁就提着竹篓光着脚板在江边跑,这大半辈子和水打惯了交道,闲着没事做反而憋得慌,给大家摆摆渡。(刘克钧《山花 》)

B紧随连词处在句首位置。例:

(2)齐英不以为然地说:“有什么难的?见人多说几句话,不就认识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们知识分子脸皮儿薄、架子大,见了谁都不爱搭理。哪儿象我,没皮没脸的。”(朱玉秋《文学家》)

C 在连词后,处于句子前部(与连词间有逗号隔开)。例:

(3)如今,师父可传授手艺了,而他却不在了,多可惜!可是,话又说回来,要是他不逃跑,也许早就像老纪师傅一样被残害了……。(任朴《三条石》)

2、两句之间。例:

(4)可不是吗,告诉你说,错过是我,要是别人,那洋鬼子还不肯卖呢!话又说回来啦。也错过是七小姐,要是别人,我们司长也决不会送给她的。(马彦祥《中国新文学大系 》)

统计语料库中出现的全部53个用例,我们得出“话又说回来”的位置分布表:

位置

总数

用例

比例

句前

53

52

98.11%

句中

53

0

0

句后

53

0

0

两句之间

53

1

1.89%

可见“话又说回来”的分布位置是固定的,绝大多数情况下在句前;极少数情况下在两句之间,这时,它与后续句联系十分密切,如例(4)。那么是什么使其不能像其他一些独立成分一样可以随意变换位置呢?这就要从语篇功能的角度来考察。

二、“话又说回来”的语篇功能。

语篇功能包含衔接系统、主位—述位系统和信息系统这三个系统。(胡壮麟,1994),这里主要从衔接系统的层面来讨论。语篇不只是一连串句子和段落的无序的结合,而是一个结构完整、功能明确的语义统一体。因此,语篇要求词句之间在语言形式上具有衔接性,在语义上具备连贯性。

我们将主要考察“话又说回来”的连接性,“我们所说的连接性是两个语言片段在形式和意义统一的衔接,一个语言成分是否具有连接性,就看它是否依靠它们本身的具体意义,预测着语篇中的其他意义的出现,而不是依赖语境的上下文去获得信息。”

先来看下面这些句子:

(5)这工作,使得生命走在年龄的前面。你看,这些小家伙把我的头发都熬白了。话又说回来了,虽然劳累,我也衷心地愿做;因为这不是没有收获的工作,而是充满着希望的工作啊!” (闻捷《人民文学 》)

(6)打这以后,谁也不敢在有旺跟前提百灵,也没人敢当面给他提亲。话又说回来,有旺家里穷骨头敲得炕板子当啷啷响,炕头上趴着个瘫老婆儿,谁肯嫁他?(张我愚《鹿鸣》)

(7)真惭愧,一个冬天一只害虫也没捉。可话又说回来,那么冷的冬天,害虫也都躲起来啦!(鲁克《我们爱科学》)

(8)上钱一多,我们王主任就想:“合作社主任哪,这要在苏联就是农庄主席啦。” 官儿不小!话又说回来啦,既然是农庄主席,可就得像个主席的样儿。(黄钟《湖北文艺 》)

在以上的例句中“话又说回来”要么单独连接两个大于句子的语言单位X1和X2,要么和连词一起连接两个大于句子的语言单位X1和X2。由于“话又说回来”的存在,X1和X2建立起紧密的联系。我们尝试着把语篇中的“话又说回来”去掉 :

‘(5)这工作,使得生命走在年龄的前面。你看,这些小家伙把我的头发都熬白了。虽然劳累,我也衷心地愿做;因为这不是没有收获的工作,而是充满着希望的工作啊!”

‘(6)打这以后,谁也不敢在有旺跟前提百灵,也没人敢当面给他提亲。有旺家里穷骨头敲得炕板子当啷啷响,炕头上趴着个瘫老婆儿,谁肯嫁他?

 ‘(7)真惭愧,一个冬天一只害虫也没捉。那么冷的冬天,害虫也都躲起来啦! 

‘(8)上钱一多,我们王主任就想:“合作社主任哪,这要在苏联就是农

庄主席啦。” 官儿不小!既然是农庄主席,可就得像个主席的样儿。

去掉后,整个结构受到了影响,X1和X2之间的语义不够连贯,X2的出现显得很突兀。所以,“话又说回来”依靠自身的具体意义预测着语篇中其他意义的出现,是连接性的独立成分。通过考察语料我们发现“话又说回来”主要有以下四种功能意义:

1表转折关系 :X1和X2之间是转折关系,如例(5)。

 2表让步条件关系:X2表达的是X1的条件如果不成立结果会怎样,如例(6)。值得指出的是,在这层意义上,“话又说回来”等同于“退一步说(讲)”。替换后对整个结构的意义没有大的影响。

3表辩解关系:X2为X1阐述理由,如例(7)。

 4表假设关系:X1和X2之间有假设关系,如例(8)。

进一步观察语料库中全部53个用例,我们发现:在“话又说回来”所处的X1+话又说回来+X2的结构中,“话又说回来”的出现要以X1的出现为条件,在预测X2出现的同时“话又说回来”与X2的关系相比与X1的关系会更加紧密。这种情况属于司红霞老师所说的后项插入语。

综上,“话又说回来”是一个定位的连接性成分,它的出现减缓了表达和思维上的跳跃性。并且“话又说回来”属于后项独立成分,它的辖域直至后项结束。“话又说回来”与其前项X1和后项X2共同组成一个相对独立的话语单元。

三、“话又说回来”的语用功能。

通过考察“话又说回来”的用例,我们发现其主要承担的语用功能是转换表述角度。如:

(9)你这几天和贾先生打的火热,警察署已有耳闻。姓贾的一定得被抓走了;你呢,我总想把你摘脱出来。可话又说回来,现在你得答应我,从今以后,回心转意,和我一起过日子。要不,今儿晚上,就别怨我无情了!”(许俊选《金牛奇传》 )

(10)用不着吵哇。 就是,人家售票员也不是故意的。上车的人多嘛。可话又说回来了,你要是讲点礼貌,注意语言美,说声“对不起”不就解决了。哎,表示歉意么。(倪宝铎《河南戏剧》)

(11)要送,送我!不能送你!千审万审,挡不住我海玉一口招认。唉!农业社像洛刚这样正直的也不少呀!话又说回来了,要不是洛刚前日晌午劝我,黑夜又找到我门上来劝,也就没有今日这个败兴事儿了。(胡丹沸《春暖花开》)

在例(9)中表述的角度由“话又说回来”前X1的“贾先生”和“我”转换到“话又说回来”后X2的“你”。前项是“我”的立场和观点,后项是从“你”的角度出发,表达更加全面。

在例(10)中表述的角度由“话又说回来”前X1的“售票员”转换到“话又说回来”后X2的“你”。前项是否定“售票员”的,因“上车的人多”引起了事件,后项补充另一方面“你”也有值得否定的方面,从而降低了对“售票员”否定的程度,表达更客观。

在例(11)中表述的角度由“话又说回来”前X1的“农业社”转换到“话又说回来”后X2的“洛刚”。后项从“洛刚”角度补充否定的一面,说明“农业社”“送人”是有条件的,表达更准确。

可见正是“话又说回来”的出现预示着X1和X2之间表述角度或方式发生了变化,使得整个语言单位表达的意思更加全面、客观、准确。同时也是因为“话又说回来”的存在才减少了思维上的跳跃性,增加了话语的可接受程度。

我们仅以例(10)为例看一下去掉“话又说回来”的效果:

‘(10)用不着吵哇。 就是,人家售票员也不是故意的。上车的人多嘛。你要是讲点礼貌,注意语言美,说声“对不起”不就解决了。哎,表示歉意么。《河南戏剧》倪宝铎

去掉“话又说回来”后,X1和X2之间的表述的角度仍是截然不同的,但是这种表述角度的转化毫无征兆,给人感觉不仅仅是突兀的问题,而是思维跳跃性过强,短时间内很难把握。

四、“话又说回来”与“但是”、“可是”、“不过”等的联系与区别。

“话又说回来”常与“但是”、“可是”、“不过”等词共现。在位置上要么紧随这些词之后要么与这些词之间用逗号隔开,没有其他成分。当“话又说回来”与这些词共现时,语篇层面的逻辑语义关系主要由这些词来体现进而衔接上下文,而“话又说回来”则主要承担语用层面的转换表述角度的功能。当“话又说回来”单独使用时,它肩负了体现逻辑语义关系和转换表述角度的语篇连接功能和语用转换功能。 “话又说回来”所连接的前项X1和后项X2中,语义的重点是前项,后项是对前项的补充,这样整个语言单位的表达才会更全面、客观和准确。

总之,“话又说回来”这个独立成分在分布位置上是固定的,属于后项独立成分。从语篇功能上看,“话又说回来”是一个连接性成分,要求前面一定要有一个先“说出去”的“话”,而它连接的就是先“说出去”再“说回来”的“话”。从语用功能上看,“话又说回来”主要是起到转换表述角度的作用,“话”先从一个方面、角度先“说出去”,而后从另一个方面、角度“又说回来”。

 

 

 

参考文献:

胡壮麟1994《语篇的衔接和连贯》,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上海。

黄国文1988《语篇分析概要》,长沙,湖南教育出版社。

李胜梅 1994 《话说回来的语用分析》,修辞学习,第3期。

李亚南 2006《现代汉语插入语研究》,东北师范大学。

司红霞 2009《现代汉语插入语研究》,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长春。

张登岐1998《独立成分的形式、位置等刍议》,北京大学学报 第4期。


支持 牛文 无聊 反对 搞笑 难过 很冷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